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天照大神 传下的 八咫鏡 天叢雲劍 和 八尺瓊勾玉

  天照大神 传下的 八咫镜 天丛云剑 和 八尺琼勾玉), 正式投降。 南北朝时代结束。

  顺便一提, 我们从小熟知的“聪明的一休”小和尚, 据说就是这时的北朝 小松天皇 的皇子。 一休宗纯, 日本三大奇僧中的“狂僧”, 以狂放不羁, 无视佛家戒律而名闻于世 。 他六岁即在在安国寺出家, 十六岁开始云游天下, 以诗闻名。 一休宗纯 自称“-酒-色亦-诗”, 在平民中有很高威望。

  一休 的“狂”是有名的。 据说“大将军”足利义满 曾经举行佛会,遍召各方高僧讲法,并悬以百金赏格。佛会当日,高僧们莫不锦衣华服,柱杖而来,但 一休宗纯 却身披破烂僧衣,手中只拿一条柳枝,称自己是"破烂衫里盛清风,身贫道不贫"。 义满 不禁赞云:"宗纯 真乃赤子狂僧是也。"

  一休 善作汉诗。 1460年,日本全国饥荒,疾疫流行,但将军 足利义政 与其妻 日野富子 却依旧大兴土木,通宵宴饮。六十七岁的宗纯目睹此景,愤然骂道:"大风 洪水万民忧,歌舞管弦谁夜游。"并把将军比喻为 唐玄宗 与 杨贵妃 :“暗世明君艳色深,峥嵘宫殿费黄金。明皇昔日成何事,空入诗人风雅吟。”

  1474年,八十一岁的 一休 突然接到 后土御门天皇 的诏令,让他担任大德寺第四十七代住持。据推测,可能是利用 一休 的的名声以重建被战火烧毁的大德寺。一休宗纯 虽尽心于重建大德寺,却不安于高位,几次打算辞任,而且依旧住在荒僻小庵中。

  1481年11月, 一休宗纯 病逝于大德寺, 享年八十八岁。 他作汉诗集传世的有《狂云集》 和 《续狂云集》等等。

  应仁之乱

  将军 足利义满 之后, 室町幕府 势力日衰, 大权逐渐旁落到各地的大名手里。 第八代将军 足利义政 懦弱无能, “管领” 细川胜元 才是实际的幕府统治者。 足利义政 到了29岁, 仍无子。 心灰意懒的 义政 便把将军位传给了 弟弟 足利义视。 谁知 义视 才当将军不到一年, 义政的儿子 足利义尚 便出生了。 (天意! 日本该有此劫。)

  本该属于自己的“太后”之位飞了, 义尚 的母亲 日野富子 不禁气急败坏。 她赶紧找来了最信任的重臣 山名宗全 (也叫 山名持丰), 要 山名家 保 义尚 登上将军位。 已经当上 大将军 的 义视 当然不答应, 而“管领” 细川胜元 也支持 义视。 两边敌对意识的火花四迸, 大战一触即发。

  应仁元年(1467年), 双方见无法用言语劝服对方,(本来就不可能..) 决定动武。元月, 细川胜元 合东部各藩国大名兵十六万,后世称之“东军”, 讨伐 山名。 山名宗全 也不甘示弱, 凑了十一万西部各藩国的军队, 是为“西军”, 与东军就在京都, 天子脚下厮杀。 长达十一年的“应仁之乱”爆发。

  各地的大名以自己的利益为基础, 开始站队。 东军和西军的队伍不断扩大, 甚至有一家大名分裂, 加入两个敌对阵营的, 比如 斯波家, 畠山家, 富樫家 等等。。。 有的大名决定加入某个阵营的主要原因是他的仇敌已经加入了对方阵营, 于是这场大乱又变成了“公”报私仇的绝好机会。 甚至乎, 山名宗全 的次子 山名是丰, 为了得到家族的继承权, 竟然不惜背叛老爸, 去寻求 细川氏 的支持。 大家下克上, 子克父, 亲戚克朋友, 乱成一团, 打得不亦乐乎。 当然双方在大战闲暇之际, 也不忘在京都这个繁华都市烧杀抢掠。 百年繁华, 毁于一旦。 当时上至天皇公卿, 下至黎民百姓, 无不遭涂炭之苦。 高楼大厦不是焚于兵火, 就是被蛇虫鼠蚁, 乌鸦麻雀作了巢穴。 王公大臣也要自己去找食物充饥, 冻饿倒毙于沟壑的不计其数。 有诗为证:“君知否?帝都一片荒凉,夕阳漫照野地,金丝鸟见此风光,泪泗长”。 ( 汉献帝 搂着 后土御门天皇 痛哭, 哥儿俩命一样苦啊。。。)

  混战持续了十一年, 谁也奈何不了谁。 1473年, 山名宗全 和 细川胜元 先后死去, 两边也打得精疲力竭, 觉得是该时候收场了。 1474年, 双方的继任者 细川政元 和 山名政丰 讲和。 1477年, 西军全部撤离回国。 应仁之乱结束。

  战后结果, 足利义尚 当上了将军, 足利义视 出走美浓。 但自此以后, 室町幕府 更加衰弱, 细川政元 独揽朝纲, 有“半将军”之称。 其实 政元 的地位何止“半”, 从他后来擅自废 足利义稙, 立 足利义澄 作傀儡, 根本就应该称“跋扈将军”。 (东汉 梁冀 抗议名号被夺中。。。)

  各地大名再也不为幕府所能号令, 连应交的贡粮也懒得交了。 为了利益, 地盘, 大家互相攻伐, 战火蔓延至全国。 大鱼吃小鱼, 小鱼吃虾米, 虾米吃点泥, 精彩的战国时代正式开锣。

  细川家 和 山名家 的结局

  “半将军” 细川政元 无子。 他老来昏馈, (大人物都有这毛病) 收一个养子不够, 接连收养了三个! 他们分别是 细川澄之, 细川澄元 和 细川高国。 三“兄弟”眼馋这个养父的将军位许多年, 彼此钩心斗角, 埋下了内乱的种子。 (只生一个好!- 计划生育办) 澄之 最早忍不住, 就派刺客把这老不死的养父杀了, 政元 享年四十二岁, 细川氏 陷入内乱。 先是 澄元 与家臣 三好氏 共 高国 合力杀了 澄之, 过不了两年, 高国 又借 大内氏 势力 打跑了 澄元。 细川高国 死后, 细川澄元 的儿子 细川睛元 卷土重来, 继承了 细川 家督。

  细川睛元 鸟尽弓藏, 借故攻杀了大功臣 三好元长, 却留下他的儿子 三好长庆 继续重用。 (平清盛 留 源氏 二子而自取灭亡的教训过了太久了。 历史教训, 斩草要除根啊!) 1548年, 手握重兵的 三好长庆 拥 睛元 的养子 细川氏纲 反, 睛元 仓惶带了他的傀儡将军出逃, 到死也没再能回来。 细川氏纲 做了 三好氏 的傀儡, 细川家 名存实亡。

  应仁之乱 以后, 山名氏 的领地被大幅缩小, 而且世仇 赤松氏 还不停地挑起叛乱。 山名政丰 根本无法控制。 他死后, 山名家 的继任者 山名诚丰 仅能保住 因幡 和 但马 两国。 诚丰 的儿子 山名佑丰 于1527年继位。 但是风雨飘摇的 山名家 很快陷入了 战国 新兴势力 毛利家 和 织田家 的夹击包围之中。 家臣间也因为要投靠 织田 还是 毛利 争吵不休, 到后来竟然动起手来, 变成了 织田 和 毛利 冲突的预演。 虽然 毛利派 一度得势, 但当1580年 羽柴秀吉 的 中国攻略军 (日本中国地方。 自 京都 以西被分为 近国, 中国 和 远国。 近国 指京畿附近一带, 中国 指日本本州岛南部, 而 远国 是指 九州 四国 等诸岛。 为免混淆, 本文中的“中国”都是指日本的中国地方, 而把我国称为“大明”。 ) 开到时, 山名家 就如同被秋风扫的落叶一般覆灭了。

  世事无常, 曾经显赫一时的名门 细川家, 山名家 终于日暮西山, 让位给了更年轻更强大的战国霸主们。

  战国的风云儿 - 织田信长(1534年5月12日 - 1582年6月2日)

  应仁之乱 后,各地藩国守护割据一方, 逐渐演变成了战国大名。 各大名为了自己的野心与梦想, 你攻我打, 几十年下来, 谁也奈何不了谁。 打开这个混沌局面的, 就是有战国风云儿之称的 织田信长。 因为 织田 和他的继任者们主宰了中后期战国的运势, 直至1603年统一天下。 作者 就以 织田, 丰臣, 德川 为线索, 叙述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了。

  织田家 背景

  织田家 是争雄 尾张 藩国的四家大名之一。 另外三家分别是 今川氏, 松平氏 和 斋藤氏。 织田氏的祖先发源于越前国织田神社,其氏人慢慢迁移繁衍到了尾张。 信长 的父亲 织田信秀 侍奉 尾张管领 斯波家, 凭着出色的武勋做到了 尾张守护, 开始掌握重兵, 大权独揽, 并与其他三家势力争夺 尾张。信长 出世不久,织田家 在尾张的势力已经超过其他三家了, 并且还有一个牢固而忠诚的家臣团, 如 柴田氏, 佐久间氏 等等。

  织田信长 幼名 织田吉法师, 是 织田家 第三个儿子。 只因为两个哥哥都是庶出, 所以 信长 才是 织田家 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年少时的 信长 行为放浪不羁, 举止荒唐, 天天衣衫不整地在街上横冲直撞, 装疯卖傻, 惹事生非。 当时人们一提起 信长时, 都以“尾张的大傻瓜”这个外号来取笑他。 虽然 织田信秀 早就指定 信长 为继承人, 但是 织田 的家臣们很不以为然。 许多家臣, 甚至包括 信长 的亲生母亲, 都倾向于让 信长 的弟弟, 织田信行, 那个温文儒雅, 知书达理的十公子继承家业。 好在 织田信秀 不为所动。

  1549年, 信长 娶了 斋藤家 斋藤道三 的女儿, 美浓有名的美女 归蝶。 传说中, 道三 在送 归蝶 出嫁前, 给了她一把短刀, 告诉她如果 信长 真像人们说的是个“大傻瓜”, 就干脆杀了 信长。 归蝶 接过刀, 平静地说:“说不定有一天我要用这把刀对着父亲大人呢。。。”(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女生外向啊!)

  虽然 信长 有了 斋藤家 做有力外援, 但行为仍是疯疯癫癫, 一点也没有男人成家后应有的稳重。 1552年, 信长18岁时, 织田信秀 因中风过世。 在葬礼上, 信长 姗姗来迟, 穿着怪异地走到父亲的灵位前, 抓起一把香向牌位一扔, 掉头就走。 家臣们大哗。 信长 的老师, 平手政秀 再也受不了这个不争气的学生, 留下了长篇谏书, 在家切腹-。 刚继任家督的 信长 终于有所收敛。

  美浓巨变

  虽然让 归蝶 嫁给了 信长, 美浓的 斋藤道三 从来没有放弃打 尾张 这块肥肉的主意。

  斋藤道三 本名 西冈庄五郎, 外号“蝮蛇”, 是 战国 有名的阴险人物。 庄五郎 少年时曾经在京都妙觉寺出家, 法号“法莲坊”, 因为聪明才智被寺里的僧人称为“凤雏”, 认为他是能和 一休宗纯 比肩的得道高僧。 可是过不了几年, 庄五郎 就还俗做了卖油郎。 因为经营有方, 庄五郎 的生意越来越好, 他也被当时 美浓 的统治者 土歧赖艺 看中, 做了他的家臣。 传说不安分的 庄五郎 竟敢和 土歧赖艺 的小妾私通, 生下了后来的 斋藤义龙。 庄五郎凭着出色的权谋数术, 驱逐 土歧氏, 终于取得 美浓 的统治权, 改名 斋藤道三, 把居城迁移到了 稻叶山城。

  虽然 道三 把 稻叶山城 治理成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商埠, 但此人对治下严酷无比。 若有人犯了小罪, 动辄车裂, 连坐, 还有把犯人亲属一齐扔到大锅里煮死的。 真想不到一个当年和 一休 齐名的高僧, 竟然做得出如此残忍之事。 (一休 念阿弥陀佛中)

  1553年, 斋藤道三 约 织田信长 于 富田圣德寺 会面, 想加害 信长。 虽然预设了伏兵, 但 道三 为 信长 的得体的风度和安排周到的护卫折服而不敢发。 会后, 道三 对左右说:“我的儿子以后只有为他牵马的命啊。” 从此, 道三 铁了心支持 信长, 使 信长 有了强大的外援。

  好事不长, 1555年, 道三 的儿子 斋藤义龙 突然举兵反叛。 兵力单薄的 道三 猝不急防, 所在的 鹭山城 被团团包围。 (报应来得快啊) 原来 斋藤道三 早立长子 斋藤义龙 为家督继承人。 可是 道三 嫌弃 义龙 是私通时生下的, 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也说不清楚, 心怀芥蒂, 就不想传位给他了。 斋藤义龙 知道后大怒, 杀了 道三 另外两个儿子, 造反。 道三 知道自己死期已到, 留下遗诏:“ 美浓 一国现由 织田上总介(上总介, 信长 当时的官名)所有,信长得此让状,必需遣兵渡此。”把 美浓 当嫁妆送给了 信长。 这就是 战国 第一枭雄伏下的最后一步棋。

  斋藤道三 死了, 信长 失去外援。 织田家 不服 信长 的家臣开始蠢蠢欲动。 1556年, 在 柴田胜家, 林秀贞, 林通具 等家臣煽动下, 织田信行 举起反旗, 公开对抗 信长。

  稻生合战

  织田信行 军4000人一路势如破竹, 从 末森城 直杀到 清州城 下。 信长 1000多人出城, 在城东一个叫 稻生 的地方决战, 是为“稻生合战”。 虽然一开始 信长 军处于劣势, 但是在当地农民的支持下, 信长 本队奋勇冲杀。 随着 信长 一声大喝, 柴田胜家 军1100多人开始崩溃。 (张飞再世!) 借着胜利的气势, 信长 又绕到 林通具 军后侧, 击溃了 林通具 军, 林通具 战死。 信行 军全线溃退, 逃回 末森城 里坚守不出。 稻生合战 结束。

  在母亲的劝说下, 信行 终于开城投降, 信长 也原谅了 信行 和支持叛变的家臣们。 柴田胜家 等死里逃生, 对 信长 感激涕零, 从此死心塌地跟着 信长 争霸天下。 信行 不甘失败, 不久又开始酝酿反叛。 可是这次 柴田胜家 再也没有支持他, 而是向 信长 告发了 信行 叛变的计划, 反叛胎死腹中。 这一次 信长 再也没有饶恕 信行。 他假装生病, 诱使 信行 进入 清州城来探望他。 当 信行 跪在 床头询问病情的时候, 信长 一跃而起, 刺死了 信行。 从此 信长 牢牢掌握了 织田家 的领导权。 (我猜测 信行 的第二次叛变大概是 莫须有 吧, 毕竟没有任何确实证据 信行 要举兵。 凭的只是 柴田胜家 的密报, 难以服人。 况且, 如果 信行 真要反叛, 怎么会那么容易中计被诱到 清州城 探病呢。 大概是 信长 斩草除根, 而后世的史家想尽量替 信长 洗刷弑弟的罪名吧。 许多 战国 大名们也都是用他们兄弟的血祭旗登上家督位子的, 但也有像 毛利氏 兄弟, 岛津氏 兄弟精诚团结, 共讨天下的。 人类真是复杂的动物。)  桶狭间死斗

  踏着弟弟的鲜血, 织田信长 终于登上并坐稳了家督之位, 但更大的危机接蹱而来。

  1560年, 骏河地方最强大的大名 今川义元 带兵4万, 准备上洛, 即是到京都朝见“征夷大将军”。 谁都看得出来, 今川氏 真正的目的是扫平一路上对他不服的大名, 进而以重兵威慑幕府, 挟“将军”的名义发号施令于天下。 织田信长 的尾张, 不幸正好座落在 今川义元 上洛的路上。

  有“东海道第一弓”之称的 今川义元 当时统有 骏河, 远江 和 三河 三个藩国, 势力如日中天。 早从1542年起, 今川义元 就同盟 松平氏 与 信长 的父亲 织田信秀 在 小豆坂 一带两次会战, 杀得难解难分。 虽然 今川氏 在 第一次小豆坂合战 失利, 但 第二次合战 的时候, 今川军 军师 太原雪斋 和尚用伏兵大破 织田军, 更夺下了重镇 安详城。 在 太原雪斋 的外交攻势下, 骏河 东边的势力 武田家 和 北条家 相继与 今川家 结盟, 使得 今川义元 上洛再无后顾之忧。 可惜的是, 在 今川 出兵之前, 这位传奇的神僧 太原雪斋 已经圆寂了。

  不但如此, 今川氏 因为休养多年, 领内物产丰富, 人民生活安定, 可谓兵精粮足。 而 织田氏 刚刚从内乱中恢复过来, 人民尚生活在兵荒马乱的阴影之下, 田地大片荒芜, 信长 能凑起的兵力仅区区4千多。 国力悬殊, 织田家 胜算渺茫。

  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 织田家 上下一片混乱。 家臣中有主张委屈求全, 先投降以图日后发展的, 也有主张决一死战的。 吵了好几天, 信长 终于决定战!于是全军上下行动起来, 先镇压了 海鸣城 长久以来的叛乱, 再东进到 今川氏 控制的 大高城 布防。 织田军 在 大高城 附近筑了两个砦: 鹫津, 由叔父 织田秀敏 率兵500镇守, 和 丸根, 由守备 佐久间盛重 率兵400镇守, 封锁了 大高城。 (如同当年的赤壁之战, 虽然在决议前大家意见分歧。 但有了决议以后, 大家就朝着一个目标努力, 终于能够成功。 反观近代的 抗日战争, 老蒋已经下令全国抗战了, 但投降日本的伪军仍是乌压压的铺天盖地, 真让人伤心啊)

  5月18日, 今川军 挺进到 沓挂城, 距 织田军 三里下寨。 虽说 信长 已决心抗战, 但在强大的敌人面前, 他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在18日深夜那场毫无头绪的战前军事会议后, 有人听到 信长 喃喃自语:“ 命运就如同蒙上雾气的镜子,叫人看不真切啊。” 可见 信长 在宿命前的无力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