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讨灭了大内义隆父子的陶晴贤,逐渐镇压了内部

  绊脚石,彻底打垮毛利的战力,把安艺重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另一方面雄心勃勃的毛利元就自然不甘心久居人下,更不会坐以待毙。他在寻找把毛利家的事业推向顶峰的机会。战斗的导火索是石见吉见正赖(津和野三本松城主)的叛乱。吉见正赖拒绝了陶晴贤的从属要求,向毛利发出了援军邀请。面对这样的局面,元就没有选择逃避,他乘机同陶家决裂,摆脱了对陶家的从属地位,完全控制了安艺一带。然后,元就率领大军从吉田郡山城南下,连拔佐东银山城、草津城、樱尾城,占领了严岛。接着挑动陶军进行了前哨战——折敷田合战。毛利军速战速决,轻松取胜,宫川房长-。陶晴贤亲自率领两万大军前来讨伐,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弘治元年春(一五五五年) 严岛筑城

  严岛位于宫岛口外,同本岛之间隔着一点八公里宽的大野海峡。岛周长三十点九公里,面积三十点一七平方公里,是一座方锥形的岛屿。全岛为原始森林所覆盖,放眼望去一片葱绿,与海岸线上的白色砂滩相辉映,景色十分迷人。

  安芸の宫岛廻れば 七里浦は 七浦七恵比须

  这句描写严岛的短歌中的七浦指的是:从北端的圣崎向东的山之浦、鹰之巢浦、腰细浦、青海苔浦、山白浦、州屋浦、御床浦这七处胜景。岛南端的苇笼崎,同东边的能美岛之间有宫岛海峡相隔。岛的西北部,面向大野海峡的地方有着名的严岛神社。神社后方耸立着高高的弥山。

  弘治元年(一五五五年)春,元就在严岛西北部有之浦的海岬上筑城。此处的海岬向海中突出,三面环海,只有东部同弥山连接。这座城池就是后来名闻天下的宫尾城。元就筑城的目的当然是想以此城为诱饵吸引陶晴贤的大军,为自己施展过人的谋略创造条件。

  此时陶晴贤率领大军入侵安艺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但是毛利方可以动用的兵力却只有四千。以如此单薄的兵力,同陶军进行正面战场的决战是绝对行不通的。面对占有压倒优势的强大敌人,相对弱小的一方如果想要取得胜利,办法只有一个:发动出人意料的奇袭。这就需要利用诱饵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住,然后加以出其不意的打击。同时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消灭敌人,使之不能够再次聚拢起来,决战的战场也需要精心选定。这一次的战场就安排在严岛上,这座名叫宫尾城的小城池周围。出于将敌人牢牢吸引在宫尾城周围,使己方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调动和选择最出乎敌人预料的突击地点的考虑,城池一修筑完成,元就就派遣了部将中村二郎左卫门守卫宫尾城,紧接着又增派已斐丰后守和新里宫内少辅以及五百名士兵加强防御力量。

  九月二十二日晨 陶军两万正面登陆严岛

  同年九月二十一日,陶晴贤麾下两万余人分乘五百余艘战船由周防国玖珂郡今津、室木等处启航,向严岛进发。这里同严岛相距二十公里,因此船团在当天晚些时候就到达了严岛外海。当天晚上陶军的船团在靠近岸边的浅海处下锚停泊过夜。第二天(九月二十二日)一早,全军由大元浦登陆。陶军主力上岸以后,陶水军将所有的军船沿着长滨有之浦到州屋之浦一线的海岸停泊,输送船在内,警固船在外。全部船只的船头都向着大野海峡的方向,以警戒来自毛利方的攻击。担任警戒任务的水军主力是宇贺岛、大滨、桑原、神代、沓屋、浅海等屋代岛水军众,大将宇贺岛十郎左卫门。

  上陆陶军以三浦房清和大和兴武为先锋,向塔之冈进军。随后跟进的羽仁、门田、青景等部更是将这里的山坡山谷占得严严实实,几乎没有空地。最后登陆的陶晴贤本队在大元浦上陆之后竟然前进不得,只好在大宝塔布阵。但是此处完全看不见宫尾城的敌阵地,根本无法进行有效指挥。陶晴贤没有办法,只得强行从自军阵地上穿过去,将本阵布置在先锋军团最早布阵的塔之冈。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陶军的阵地出现了一阵混乱。在塔之冈布阵的陶晴贤本队将周围的民房悉数拆除,又在向着宫尾城的方向,用逆茂木以及木栅构筑了重重工事,以防范毛利军的反扑。这次的本阵位置极佳,同毛利军据守的宫尾城之间只隔着有之浦的一道沙滨遥遥相望。是观看攻城战况的好地方。被本队挤出去的部队则在大宝塔一带集结成了陶军的第二线部队,布置在钟撞堂之岳到大圣院、十王堂附近的地域。

  陶晴贤对这样的布置还不是很放心,抽调部队在弥山、驹林一线的山岳地带形成第三条警戒线,又把全部五百余只战船沿着北到杉之浦南至须屋浦的整个大野海峡严岛侧一线展开,警戒海面的情况。这样的布置使得毛利军由海峡对岸正面发动的任何进攻都将成为-性质的袭击。陶晴贤本人则是躲在己方部队的保护之中,可以安心指挥对宫尾城的攻击。

  九月二十四日 毛利军四千人到达草津

  陶军在严岛从容不迫地大摆无敌阵型的同时,对于陶军来袭早有准备的毛利元就把本阵从吉田郡山城移到了靠近濑户内海的佐东银山城。听到陶军进驻严岛的消息,预感到胜利在望的毛利元就全身热血沸腾。从前年五月,元就决心同陶晴贤一决雌雄以来,反复演练的作战计划已经实现大半。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元就大声传令,命令属下的川之内水军立刻做好渡海作战的准备。

  元就给留守吉田郡山城的宍户隆家留下了一支八百人的守备队,命令他与新近归附的备后甲山城的山内氏相互支援,互为犄角,防备尼子军乘虚而入。元就本人率领嫡子隆元和次子元春于九月二十四日从银山城出发。跟随元就一同前往草津的有熊谷、平贺、天野、阿曾沼等安艺国人众,总数三千五百人。到达毛利的水军基地草津之后,元就三男隆景也率军前来汇合,这样,毛利军的总兵力上升到四千人。同两万余人的陶军相比,毛利军的人数只有对方的五分之一,水军力量也是少得可怜。毛利直属的川之内水军只有警固船五、六十艘,小早川的沼田水军亦仅有六、七十艘船,总共不超过一百三十艘。同多达五百艘的陶水军相比也只有四分之一,力量相差悬殊。

  元就刚到达草津就开始着手进行作战布置。不一会先期派遣上岛侦查的探子就给元就带来了严岛的最新战况。“宫尾城的水源已被完全切断,城兵们现在忍受着断水的痛苦,而城橹也多半被敌兵用地道掘塌了……”总之一句话,宫尾城现在已是万分危急。同将领们的焦急不同,毛利元就听到这个消息并不着急,反而松了一口气似得说:“那么宫尾城还可以再守住十天,这就好办了。”九月二十六日元就派遣熊谷信直率领五、六十艘船,到宫尾城可以看见的海面上游弋了一番。虽然不是什么直接的支援行动,但是却令城兵士气大振,因为他们觉得援军就在附近,自己不是完全孤立无援的。打起精神的宫尾城守军给陶军攻城部队又制造了不少麻烦,令陶晴贤颇为头痛,也吸引住了陶晴贤的注意力。

  讨灭了大内义隆父子的陶晴贤,逐渐镇压了内部的敌对者,在防长丰筑四国内实现了自己的统治。但是他仍旧从大友家迎来了名义上的主君大内义长,表面上保持大内家家名的延续。在完成了对大内家本领的压制后,陶晴贤接下来需要面对的课题就是就是逐渐收服大内领周围石见、安艺的小豪族,继续同原大内家在中国地区的老对手尼子进行争夺。但是没有多久形势就发生了变化,陶晴贤发现自己要面对的对手由尼子变成了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毛利。虽然这个对手现在看来还很虚弱,却注定要成为他遇到过的最为强劲的对手,埋葬其毕生梦想的掘墓人。

  乘着大内家内部发生巨大动荡之机,毛利元就努力在备中备后方面扩大自己的势力。在对外扩张自己支配领域的同时,元就诛伐了家中重臣井上一族,强化了自己对家臣们的控制。通过将国人领主家臣化的举措,毛利家形成了以毛利宗家为主,吉川、小早川为羽翼的着名的“毛利两川”体制。毛利家的实力空前强大起来。 元就基本控制了安艺,并且对于那些不愿意屈服于陶晴贤的势力采取了变相的支持和收容的政策。虽然毛利家和陶家表面上没有决裂,但是毛利的所作所为越来越为陶晴贤所不能容忍。

  也在这段时间里,毛利的老对头尼子家却发生了完全相反的情况。原本从属于尼子的备前、美作、播磨的国人众纷纷反叛,摆脱了尼子的控制。在尼子家内部,尼子一族的柱石——新宫党遭到家督尼子晴久的袭击,惨遭杀戮。自断肱股的尼子家从此一蹶不振,失去了经久时代以来的咄咄逼人的锐气,甚至无力对那些反叛的豪族们加以讨伐。尼子氏对于毛利的威胁被彻底解除。晴久的所作所为虽然与元就诛杀井上一族类似,结果却完全相反,这就是两者谋略上的差距。

  由于尼子的实力一落千丈,中国霸主就只能从陶晴贤和毛利元就两个人当中产生了。一方面陶晴贤需要搬掉毛利这个制霸中国道路上的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