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九月二十八日 新援军冲家水军三百艘到达

  元就对陶军战略的主要设想就是将陶军引上四处全无退路的海岛,然后消灭陶军的水军,切断陶军的退路,再加以奇袭,达到将陶军尽数歼灭的目的。在这个计划中,消灭陶军的水军就成为重中之重。所以元就急需加强自己的水军实力。元就手头现有的水军有以儿玉就方、饭田元着为首,由山县就相、福井元信率领的佐东川之内警固众;乃美宗胜率领的小早川沼田警固众;就是算上同沼田众素来友好,准备支持元就的因岛村上氏的部队,能够动用的也就只有两百艘船的规模。不过现在还存在一个变数,与因岛村上氏同族的能岛、来岛两村上氏的态度还不明朗,尚未表态。元就为得到冲家水军的援助,多次向两村上氏请求。最后,元就还命令小早川隆景派遣其麾下与冲家有较深关系的乃美宗胜前往能岛,恳请冲家水军的支援。

  不过自从元就到达草津以来,冲家水军方面仍然没有任何表示。另一方面宫尾城随时都有陷落的可能。眼看自己的计划就要功亏一篑,元就内心的焦急程度可想而知。九月二十六日,元就给隆景送去亲笔信,一方面要求隆景立刻召回在外的沼田水军众的船只,到草津集结;一方面催促隆景加紧活动,早日争取冲家水军的援助。九月二十七日,冲家水军的船只仍是不见踪影,但是形势已经不容许元就等待下去了。再等待下去的结果,宫尾城就会落入敌手,然后陶军就可以安然离开严岛,寻求毛利军主力进行决战。那么元就的计划也就彻底失败了。这天,元就最后一次给隆景送去了自己的亲笔信。信中元就命令隆景:“将麾下所属水军全部集中到草津海面,同川之内水军一起救援严岛。”在沼田水军急忙赶往草津的同时,元就同隆元、元春二子军议,接着将本阵向西南方移动十二公里,布置在地御前火立山。以这种架势判断元就父子三人在军议时肯定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渡海前往严岛同陶军决战了。

  元就在地御前火立山把本阵安顿下来之后的九月二十八日,冲家水军的三百艘战船的船影在晨曦中出现在廿日市海面。上之丸旗在海风中迎风招展,整个船团乘风破浪,向元就本阵赶来。元就心中惊喜交加,以至于多年以后在给隆景的信中提及当时的心情时说道:“来岛的支持正是我和隆元等人翘首以盼的事情啊!”

  九月晦日酉刻(下午六时) 暴风雨来袭,战机显现,毛利军出击

  弘治元年(一五五五年)九月晦日酉刻(下午六时)元就向在地御前火立山附近集结的毛利水军发出了出击的命令。当天早上,川之内水军已经收到元就的密令,要求他们立刻按照如下方式整备船只:整个船团取消警戒船只,每艘船水夫三人,乘坐五十人。这样一来运送一支三千人的部队就只需要六十艘船只就够了。缩小船团规模的目的只有一个:尽量减少被发现的概率。为了避免上下船的混乱,使部队动止有序,争取时间,元就另外命令:“所有出阵者全部分组,登记姓名,然后分配船只。要求所有人严格以小组为单位行动,一定要登上预先分配的船只,严禁混组、混乘,避免登船、下船时的混乱。出海是按照事先安排的顺序,各船之间相隔二十到三十间(一间约合1.818米)的距离依次出航。所有将兵除了随身的少量兵粮以外,其他物品一律严禁携带。”航行时的纪律元就也考虑在内,他下令:“各船不得焚起篝火来照明。元就乘坐的本船以灯光引路,各船依次跟进。航渡途中,不许喧哗,严禁有大的响动。”就这样,幽灵船团一样的元就军在寂静之中以夜幕为掩护,在后来被称为运胜之鼻的海滩边静悄悄地进入了临战状态。

  元就的计划是自己领军向东迂回严岛,与向西进发从正面进攻严岛神社的冲家村上水军形成夹击的态势。就在预定的出阵时间即将到来之际,天气突然变坏了。酉刻,暴风雨席卷了严岛海面。黑暗的天空不时有明亮的闪电划过。海面上风大雨急,暗云低垂,将视线完全遮住。因为风的缘故,海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看到海面上如此恶劣的情况,那些久经风浪的水军众船头们也感到畏惧。他们议论纷纷,都表示说在如此恶劣的天气出海,黑暗之中咫尺之遥都会无法看清,能够平安无事到达目的地几乎都是不可能的,弄不好小船就会在风浪中倾覆,让全船士兵葬身鱼腹。连船头们都这样想,士兵们当然也要求推迟出击的时间。元就坚决拒绝了这样的要求。他呵斥那些士兵说:“今天是上上吉日,刮起西风就是吉兆之一,暴风雨是上天对我毛利家的恩赐,是天神加护啊!这样的暴风雨中敌人的警戒最为松懈,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士兵们,出发,遵循上天的旨意将我们的敌人打垮!”元就振奋人心的讲话起到了惊人的效果,全军将士士气大振,争先恐后的涌向自己的船只。全军按照原定计划依次出航,满怀信心地向决战地严岛——这座以后将永远同他们的惊人功绩联系在一起的小岛——驶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