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九月晦日亥刻(下午十时) 元就军在包之浦上陆

  九月晦日亥刻(下午十时) 元就军在包之浦上陆

  虽说元就口口声声声称暴雨和西风都是上天庇佑,但是严岛毕竟在自己的南方。强劲的横风和滔天的巨浪给元就的航渡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元就的船团被西风吹得偏离原定的路线很远。在事情就要变得更加糟糕的时候,元就开始真正走运了:风雨停了。不但停了,连星星也从云后面露出来了。接下来的航行相对要容易了许多。戌亥之刻(晚上九时)一马当先的总帅毛利元就有惊无险地顺利登上严岛包之浦的海滩。元就一上岸马上命令在海滩上点起篝火,在火光的引导下,全军在九月晦日亥刻(晚上十时)全部登上严岛。或许元就真的有天神加护,渡海的过程虽然凶险,但是部队却没有在海上受到什么损失。

  上岸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翻越眼前博弈尾的山峰,这样才可能攻击到陶军本阵所在的塔之冈。在开始行动之前,元就将全军集中在砂滨上进行最后的动员。“这是什么地方?”元就大声问道。“是包之浦!主公。”领头的将领大声回答。“那么那是什么地方?”元就指着西边的山问。“那是博弈尾。”元就似乎很满意这样的配合,大声地对全军将士说:“大家听着,我们这一次必定胜利,无论是包之浦还是博弈尾这样的地名都是大大的吉兆。这昭示着明天的战斗我们必定可以一鼓击破陶军。”元就又命令装载部队渡海的水军船全部返航。元就把水军头目儿玉就方叫来,吩咐他把船一艘不剩地驶回去。儿玉就方向元就请示是不是把元就的座船留下,元就拒绝了,并要求自己的座船一定要像来的时候一样当先返航。另一位水军将领山县就相反对说:“万一失利,至少可以保证主公的安全。”元就的回答是:“万一失利我一个人回去也是无济于事,不如留在岛上与将士们同生共死。”在元就严令之下儿玉等人率船返航。士兵们也许并不明白为什么包之浦、博弈尾这样的地名包含着吉兆,但是他们明白船一走,已经上岛的毛利军的退路就被完全切断了。全军抱定了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

  九月晦日深夜 船团返航,毛利军投入决死一战

  已经渡海成功,顺利登上严岛的毛利元就面临的下一个课题。是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博弈尾山顶,夺取制高点,在进攻陶军本阵的战斗中占据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做先锋的是吉川元春的安艺新庄部。随同部队一起登山的元就也同普通士兵一样因为尽量轻装,连水壶都没有带,只有随身的手巾浸润过谷川的水。因为大家都没有带水,所以这一点水都很珍贵,以至于元就为此特意命令:“诸位在登山时,只有口渴难耐之时才可以将手巾中的水绞入口中以湿润口腔。”毛利军面临的困难还不止这一点,严岛的地形素来有鬼斧神工之说。山高林密又加之暴风雨刚刚肆虐过,四边是无尽的黑暗,使得博弈尾山中的行军极为艰苦。好在元就事先曾经派家臣上严岛察看过地形,在黑暗中虽然没有什么正经的道路可走,但是也没有什么危险。

  毛利将士们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行军时,一头雄鹿突然从队伍前面窜过,本就神经紧张的士兵们都吃了一惊。元就没有错过这个激励士气的机会。当这头雄鹿消失在丛林深处的时候,行进在队伍前面的毛利元就对身边的将领说:“这头鹿就是神明的使者,他的出现一定是神明给我们指引道路,我们赶快追踪那头鹿的踪迹。”鹿就是没有道路在山中也可以来去自由,而且那个时候鹿在野外是很常见的,这些元就当是不会不知道的。但是他几次三番的故弄玄虚,无非是想借助神明的威力来鼓舞士气罢了。

  毛利全军又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行进了不少时间,终于登上了山顶。从这里回头向刚才上陆的包之浦方向眺望,只见水军的船团按照元就的命令,点着灯火正在返航。退路已经被切断了,此时的毛利的士兵们把生死置之度外,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倒向他们了。全军将士严阵以待,在无尽的黑暗中静静的等待毛利元就的进攻命令。

  几乎同一时刻 小早川队以黑暗为掩护潜入严岛

  时间已经到了十月一日凌晨,元就选定的决战之日。本队从地御前出发渡海,由严岛东北岸的包之浦上岸,翻越博弈尾,由塔之冈的背后向敌本阵的右侧面冲杀过去。这是对陶军的奇袭攻击。元就与嫡子隆元为主帅,率领主力。吉川元春率领先锋队。

  第二队则和沼田水军众一起行动。全军在宫岛海面先向大野、玖波方向迂回,等待毛利本队到达预定攻击出发地,然后由严岛的西面向严岛航行,由严岛的陶军的正面上陆,会同宫尾城的守军向陶军发动强力冲锋。这一队以小早川隆景为主帅率领乃美宗胜、末永景道、矶兼左近太夫等沼田水军众。

  第三队由冲家水军组成,指挥官是能岛村上武吉。他们先同小早川队一起行动,在小早川队登陆之际,第三队则留在附近海面游弋。当毛利军开始总攻击时,冲家水军众负责将停泊在严岛海面的陶军船团解决掉。

  幸运的是水军的部队的行动我们现在还可以从《三岛海贼家军日记》和《严岛合战记》中一窥究竟。这两本战记物语前者是冲家村上水军的合战记录,后者则是毛利氏直属的水军川之内水军的合战记。首先,从《三岛海贼家军日记》开始。“毛利方的警固船二十九日晚由宫内航向大野,在通过大野山之后在玖波全部掉头,进入严岛海域。海上风浪极大,由于军令命令不许使用橹来划水,所以只好使用帆,结果用了大约九个时点(晚上十二时)的时间才冲到严岛神社海面。马上看见无数敌船随着波涛的起伏而摇晃着,看起来完全没有防备。船中的武士们要么是因为喝醉酒,要么是因为过度的劳累横七竖八的躺在船里,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说话走动的声音。我们都觉得这一次的夜袭一定能成功。都严格执行军令,保持安静默默地等待着黎明的来临。”

  而《严岛合战记》是这样纪录的:“我们这一路有警固众和冲家水军组成,一共有三百多艘船只。戌亥之刻(下午九时)启航向严岛航行。隆景大人显得信心十足,他轻松地说:‘这样的风浪,敌人说不定会晕船得不行,明天开战时根本没有力气打仗了。咱们直接同陶晴贤一样在大元浦上陆就是了,可以省掉不少麻烦。’矶兼和乃美也建议道:‘反正现在风浪很大,根本无法识别敌我,我们不如从敌人的船队中穿过,从鸟居的下面一口气到严岛神社上岸,说不定还可以顺便祈求神佛加护。’不过等更加靠近的时候,这两个提议都难以执行了。因为陶军将船只紧密排列起来组成了一座浮桥,连接着凹进去的严岛神社海湾两头。这样的架势。我们是无法穿过去的。不过乃美宗胜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我们装扮成来支援陶军的筑前宗像、秋月军,闯一闯。’于是我们一起大喊,自称是筑前来的部队,要求陶军让开路让我们进去参见陶公。半夜里面陶军的船头一点都没有想到核实我们的身份,更没有料到这近在咫尺的船队是他们的敌人,真的让开一条路放我们过去。我们留下几条船锚泊在通路上防止这条通道被突然封闭。小早川大人则带着第二队大摇大摆的穿过大红的鸟居到神坛上陆。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塔之冈的山坡下,等待进攻时刻的来临。同时,冲家水军则在靠近陶军船队的地方游弋,虽然几乎是面对面,但是似乎并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们对着敌船虎视眈眈,等待着陆上战斗的开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