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十月一日卯刻(上午六时) 战斗打响,陶军受到

  十月一日卯刻(上午六时) 战斗打响,陶军受到毛利军夹击

  弘治元年十月一日卯刻(上午六时),毛利元就在晨曦中命令敲响太鼓,毛利军将士们四次随着太鼓的节奏齐声发喊。元就放眼望去,视线的尽头是宽阔的大野海峡,山下严岛神社的红色鸟居与塔之冈上的五重塔在海面的映照下显得十分美丽。山嵴上旌旗林立的陶军军营在晨光中清晰可见。“是进攻的时候了,”元就将手中的采配一挥,下达了全军突击的命令。兵力上处于劣势的两千余毛利军高声喊叫着冲下山坡,声势极为浩大,以至于大地都开始震动起来。

  陶晴贤的本阵设在五重塔东面约一町(一町约合公制109米)的丸山坛上。以本阵为目标的毛利军用弓矢和铁炮向丸山坛勐烈射击,然后从山坡上一口气冲下山来,陶军士兵猝不及防,先是被喊声惊醒,然后就是噼头盖脸的弓箭和子弹,立刻陷入混乱之中。等到稍稍回过神来,毛利的士兵已经冲到面前。许多陶军士兵连甲胄都来不及穿上就被冲过来的毛利士兵一刀噼倒。更多的人则不顾一切的逃跑,场面狼狈至极。直到毛利军冲进本阵,陶军还处于迷茫的状态,就像是在熟睡中被强拉起来的儿童一样反应迟钝,不知所措,完全没有组织。其实这一天是陶军预定对宫尾城发动总攻的日子,为了在这场攻击中发挥最大的战斗力,劳累了多天的陶军士兵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睡个好觉。但是好梦被半夜的暴风雨打断,折腾了大半夜,刚刚睡熟不久又遇上了毛利军的攻击。

  陶军毕竟人数众多,没有立即陷入崩溃。外侧的士兵被轻松击溃了,在核心部分护卫陶晴贤的士兵逐渐组织起了抵抗。就这样子的话,元就根本杀不到陶晴贤的身边。在陶军全力抵抗元就队的同时,从他们身后的山冈下又传来了喊杀声,这是小早川隆景率领的别动队。隆景队声势浩大地冲杀过来,令陶军听起来如同突然遭到了毛利的重重包围一般。在毛利军的两下夹击之下,陶军终于支持不住了。

  在这里先插进一段关于陶军混乱原因的另外一种说法。陶军中的弘中隆兼考虑到陶军现状是全部面向大野海峡防守,为防止万一有人从博弈尾偷袭背后,他亲自率领一队人马在博弈尾附近扎营。在发现本阵受到攻击之后,立即率领本部人马来同本阵汇合。在晕头转向,不辨敌我的本阵陶军看来,这支向他们冲来的部队也是毛利的部队,看见那么多的敌人冲来,本就混乱的军队更加混乱。弘中隆兼以及大和兴武、三浦房清直接冲入陶军阵中,试图簇拥陶晴贤离开塔之冈前往大御堂。结果这几个人成了好心办坏事的典型,局面一下子变得无法收拾了。

  在陶军渐渐崩溃,无视大将的呵斥怒号争先恐后的向大元浦方向逃跑的同时,海上也响起了太鼓的声音。并伴有海贼众们“えい、えい、えい”的喊声。海战也打响了。

  首先,前一夜骗过敌人,从敌阵中登陆的小早川军开始向塔之冈发动冲锋。以此为标志,冲家村上水军也开始向敌船团发动勐烈的进攻。攻击的主帅为能岛村上水军的头目村上武吉。当先的射手座船以楯板防护射手,使用弓箭,铁炮勐烈射击,同时动用藻切镰在陶家水军前来回往复将一字排开的敌船锚链全部割断。

  作为第二队的四、五艘火矢船紧跟其后,由海面勇敢地冲进海湾内,向敌船射出无数火矢,第三队烙焙船则将当时的秘密武器烙焙药(火药球)投上敌船。因为陶军的船只已经为火矢所引燃,投上船的火药对船只造成了巨大破坏,陶军的船只纷纷下沉。排在攻击队伍最后的是满载武士的武者船。武士们手执武器,跳上残余的敌船,以白刃战将敌人的武士一一斩落水中。受到攻击的陶军船列由西向东发生混乱,而毛利水军却自由自在的从南面向北勐攻过来,陶水军根本无力抵抗,船团崩溃。船只不是燃起熊熊大火正在下沉就是被登上船的毛利水军夺取。只有很少的几艘船侥幸逃脱,从严岛海面向西遁走。

  十月一日下午二时 陶军全面崩溃

  视线转回陆地战场。人数占优的陶军因为分为许多阵营,无法统一指挥,加之地形狭窄,大部队无法展开,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毛利军的将领们身先士卒,向陶军勇勐冲杀过来。陶军终于抵敌不住,阵形崩溃,纷纷逃走。虽然陶晴贤在阵前挥舞采配大喊:“不许后退,全部转过身去顶住。”但是部下们已经听不进去了,全力向海边逃跑,希望可以弄条船逃脱性命。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军队都失去了控制。崩溃的陶军中一些将领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其中弘中三河守及其子中务丞就率领五百人埋伏在泷小路之后,等待迎击毛利追兵。最先追来的毛利军是元春的安艺新庄部。元春的部队在横合柳小路被陶军的青景、波多野、町野的三百人从侧面突入,陷入苦战,元春几乎战死。幸好不久毛利军的熊谷信直、天野隆重率兵赶到,才将元春救出,毛利军的追击暂时停止。陶军也趁此机会组织撤退。弘中父子为了阻止毛利军的追击,将泷小路左右的民家全部放火烧毁,然后自己向大圣院方向逃跑。大火很快失去控制,有延烧到严岛神社的危险。见此情形,元春大喊:“弘中父子逃走不足为惧,但是神殿绝对不能让大火烧毁。”下令属下部队开始灭火。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不顾敌人的攻击却率领部下去扑灭神社的大火,实在不是常人做得出的举措。由此可见元春异于常人的沉着冷静和对神佛的崇敬。同时,应陶晴贤之命令有大约五百人的陶军突然转过身来进攻毛利隆元的阵所,双方展开激战。收到急报的元就派遣福原、儿玉、粟屋等身边的勐将率领三百人前去支援,经过一番厮杀终于将陶军击退。

  战斗到这样的情形,陶晴贤自己已经有了战死的觉悟。但是三浦越中守房清却力劝陶晴贤先退出严岛,再图回复。主从一行赶往大元浦寻找船只,到了海边一看,海面上空空荡荡竟无寸板。众人无法可想只得沿着海岸向南方的多多良浦逃去。

  尾随追击陶晴贤的是小早川隆景所部。隆景紧随陶晴贤之后追至大元谷,突然从四周杀出羽仁越中、羽仁将监兄弟以下三十人的袭击队,埋伏在四周的陶军五百人也加入了战斗。隆景的部队一度被冲散,情势危急。幸而吉川军及时赶到支援,战场形势顿时逆转,羽仁兄弟先后战死。为陶晴贤殿军的三浦越中守房清也做了殊死抵抗,最后全军覆没,房清以下尽皆战死。与之对阵的小早川隆景队亦遭重创,混战中隆景右臂被刺负伤。

  失去了部队的陶晴贤身边只有几个近侍跟随,狼狈不堪地跑到了大元浦。不过这里的形势一样糟糕,陶晴贤举目四望视线所及之处根本没有一艘船的影子。逃脱不得的陶晴贤陷入了前有大海,后有追兵的绝境。他不禁仰天长叹,在绝望中引刀自刃。(《棚守房觉显书》)另有一说是陶晴贤并未在大元浦自尽,而是翻过山岭来到东海岸的青海苔浦,但是这里也没有船只,他只得返回山中,并在高安原绝望自尽。不过这样的假说在地理时间等方面都有破绽,故一般不加采信。至此,曾经威震防长的一代名将陶晴贤死去,享年三十五岁,辞世句为:

  何を惜しみ 何も恨みん 元よりも この有様の定まれる身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