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十月三日早晨 吉川队歼灭弘中父子

  十月三日早晨 吉川队歼灭弘中父子

  由于毛利军对严岛塔之冈的奇袭,陶晴贤的部队在一天之内崩溃。从上午六时开始八个小时的战斗之后,严岛布满了陶军战死者的尸体,讨死者多达四千七百八十余人。(《吉田物语》)此时残存的敌人以驹林龙马场为据点继续抵抗毛利军。其中就包括放火焚烧泷小路民家,退往大圣院的弘中父子。弘中三河守隆兼、中务丞隆助父子一边打听多宝塔与大元浦的战况,一面伺机进攻,希望可以使毛利陷入两线作战将之击败。但是己方部队无可挽回的溃散了,弘中父子只得率领残存的一百余人登上驹林,凭险据守马场。

  弘中父子是随陶晴贤登上严岛的陶军将领中最为骁勇善战之辈,所部亦是精锐。所以毛利元就下令“将他们尽皆杀死,决不留下一人。”毛利军将木头做成栅栏,将马场团团围住使得马场中的陶军退路尽失成为笼中之鸟。既无兵粮,又无饮水的弘中父子及所部将士,经过长时间激战,疲劳困顿,饥渴难耐。面对毛利的进攻不是战死就是被活捉,最终竟只剩下主从三人。弘中隆助大喊:“今生便至此为止了!”当先冲入毛利军中,一气噼倒数人,其余毛利军将士为之落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吉川元春家臣坂越中守远远望见弘中隆助杀来,引弓将其一箭射倒,熊谷信直家臣末田新右卫门趁机冲上前去取了他的首级。见到此景的弘中三河守正要自尽,阿曾沼广秀家臣井上源右卫门冲上前来向其挑战。弘中隆兼拔出太刀迎战,经过短暂的战斗后,已经奋战三日粒米滴水未进的弘中三河守力尽授首。最终跟随弘中父子的最后一名家臣亦被吉川元春家臣井尻右卫门杀死。此时为十月三日晨,至此严岛合战全部结束。

  下午二时左右,元就进入宫尾城对新里、已斐两将进行奖赏。之后元就亲自为那些士兵做饭,“手艺惊人”(《严岛合战记》)。十月一日开始到十月十一日,毛利军开始扫荡那些因为上山打猎而侥幸漏网的陶军士兵(《艺侯三家志》),并将合战中战死的将士尸体收集起来,运到对岸的大野,把浸满鲜血的泥土也一并削去。严岛神社的神殿,社坛也在战斗中成为战场,沾满血污。元就也命令手下将士用潮水将神社从社坛到神殿冲洗干净。在这之后的七天里,向神社奉纳神乐及龙头纳楚利①舞,以感谢神明相助。另外还为敌我双方的战死者召开了万部经会,为之祈求冥福。(《严岛合战记》)

  近侍伊贺民部少辅在为陶晴贤介错后,将陶晴贤的首级用他自己穿的夹衣包裹起来以后,带到山里埋藏了起来。按理说首级埋藏的所在在陶晴贤的近侍们先后自刃以后,应当不为人知,可惜十月四日毛利军抓获了为陶晴贤提草鞋的名叫乙若的少年,并从其口中知道了埋藏首级的所在。现在街头巷尾流传的陶晴贤自刃前后的情景也应当是出自这名少年之口吧?为陶晴贤殉死的有伊贺房明(伊贺民部少辅)、垣并佐渡守、山崎勘解由三人。三人留下的辞世句为:

  思ひきや 千年をかけし 山松の朽ちぬる时を 君にみんとは (伊贺民部少辅)

  莫论胜败迹 人我暂时情 一物不生地 山塞海水清 (垣并佐渡守)

  无しと思ふも 迷ひなり 迷ひなければ 悟りさへなき (山崎勘解由)

  毛利元就对陶晴贤首级进行的首实检于十月五日在廿日市的撄尾城举行。随着陶晴贤的死去和陶家在严岛的惨败,防长丰筑掀起了离反的风潮。元就更是抓住这个机会展开防长攻势,两年内将大内义长逼死在且山城。毛利家取代了大内家在中国地区的地位,而尼子随着晴久的去世和幼君义久的继位走上了灭亡的不归路。自此,中国地方的战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相关阅读